长恨公子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【俠明】《知己?》

耽美向,少侠人设看主页。
不想看主页的我这儿简略说一下,商祤字无念,世称傲梅公子,暗香师弟,年龄二十又二,外温柔内腹黑大狼狗一只。
喜欢码小段子不擅长长文,错误或错字欢迎指正。
祝看文愉快,萌萌哒。(///▽///)

  🔸

  「知道我是这样的人,你还愿意当我是朋友?」那人侧过首,眸中透出几分讥讽,更深的情绪看不清、看不透。

  而他只是笑笑:「就算阁下是这样的人,我仍然当阁下是朋友。」

  「你、你还是真的傻……。」银髮青年很明显一怔,呐呐说完之后恢復平时傲慢且视他人为无物的神色,淡淡提了几句让他邀约楚留香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傻……是吗?

  真该让这位大美人看看当时自己的表情。商祤垂眸轻笑。

  知己呀?真是令人不满足的词彙。

  「来者……是你啊。」

  秀丽的江南沿岸,艳红桃李化作绯色花泥,水面波光燐燐,奼紫嫣红一旁争相盛放,生机盎然、春意亦盎然。商祤却觉得人比景致来得美,这麽一看,衬得方思明倒真如同画中的神仙一般,精緻秀美。

  在对方被盯得稍嫌不自在,而微微侧了身子之后他方收回视线,莞尔:「是。」

  「寻我何事?」

  「商某后悔了。」看着方思明瞠大眸子,他偏了偏首,似笑非笑:「我们还是不做知己罢。」

  那人的眼神一瞬间黯淡下去,但下一刻被撑起来的倔强骄傲掩过。商祤忍俊不禁,在对方做出回应前抢先再度开口。

  「思明兄,我是商无念。」
  「知己这个词儿,商无念并不满足呢。」

  他没办法忽视看到对方时心中那份悸动、没办法克制想随时去找对方的冲劲,亦是没办法略过听着对方提到继父那时的口气,自己一瞬间冒出的杀意。

  喜欢便是喜欢,不喜欢便是不喜欢,商祤向来不会委屈自己。

  所以呀,还是不做知己了罢。

  想想,情人不是更亲暱吗?

偷偷放個自家少俠人設。
最近沈迷楚留香。(///▽///)

  「世俗禮教,於商某不過一張廢紙;率性而為,又豈是黃口小兒得以品頭論足?」

  姓名:商祤
  字:無念
  性別:男
  年齡:二十又二
  門派:暗香外功攻擊

  容貌:墨色長髮如瀑,時常綁成低辮子,鬆鬆垮垮,彷彿隨時會散開一般,左側瀏海稍長,卻不會阻礙到視線。眸色略淺,雙眸周圍是一層鮮紅,如同抹了朱砂,卻不似小娃兒哭紅眼那般,反倒端著詭譎而艷麗。顴骨略高,本該是清傲高雅之樣貌,卻因右眼旁和眉心的紅紋而變了味兒,細看會發現原來是傷口抹了朱砂成了妝,右眼帶疤。

  個性:表面溫文儒雅,實則善於心計,卻不愛參與錯綜複雜的謎局。超然、桀驁、自傲,得以隨性而為卻不違背任何道義,似孔夫子所言:「從心所欲,不踰矩。」率性自得,一切遵從本心,排斥任何的規矩和教義,不信天不信命更不信神佛。

  武器:雙匕首「連環塢」,血跡斑斑,凝固在刀鋒刀身之上,可見持有者對於清潔及保養的漠然。

  稱自:商某、我
  稱他人:閣下

  超然脫俗和孤芳自賞早已為眾人所知,故而有「傲梅公子」一稱。既褒既貶,本人卻毫不在意。

 《忆君》

  【全职同人 / 方王】

  🔸

 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  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
  看着那青衣的学士,他扬唇而笑。

  方士谦是一只狐,正如同许多妖媚香艳的爱情故事那样,他也是位妖修。
  啖人心肉以人精气阳气为食?笑话。

  谁说妖性本淫?

  千百年来,他只动过一次慾念。

  夜凉无风时、青灯古佛旁。
  皎洁的明月正美,温柔如水,林子裡的小妖们开始化为真身,放肆的玩闹。

  那可真是个俏和尚。
  他端坐于佛堂之外,透过缝隙悄悄打量着对方,那和尚的眼睛其实是一大一小,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好皮相。那低沉的嗓音彷佛能安抚性灵,方士谦闭上眸子,突然觉得经文也不是那么的难以忍受了。

  那和尚表面冷淡,其实挺照顾他们的。

  方士谦不只一次看到奄奄一息的小妖在对方经过时疏忽好累许多,可询问之后妖物们却什么都不知道,这使他颇为纳闷。

  「你在这挺久了。」
  这才发现,在他胡想之际,和尚已经念完晚课,伫于佛堂外看着他。

  ……。
  他一时无话。

  「不只一次。」看着方士谦又小又毛茸茸的身子突然一抖,王杰希擒起一抹笑。
  刹那间、梨花盛放。

  「快些化成人罢,小狐妖。」

  若问他是何时恋上的,大抵便是那一笑罢,方士谦没来由的心头一跳,浑身都有些躁热。

  在那之后,方士谦像是着了魔似的,没日没夜的修炼,在快撑不下去之时只要想着王杰希的笑容,他就觉得自己有动力坚持下去。

  等待他的却是那和尚的临死。

  「士谦?」

  他顿了顿,尔后迈步过去,将快无气息的和尚半揽了在怀裡:「你知道我的名字啊……。」

  「嗯。」
  「你……。」
  「士谦。」
  「嗯?」

  这是他第二次在王杰希脸上看到笑容:「我气数已尽……却说因前世业障,我便是七世都活不过而立的。」
  不是自谦,而是在同等地位的「我」。

  方士谦红了眼眶。

  「记住了……切莫作恶、切莫犯杀孽,别沦落到要被不入流之人收拾。」
  「士谦……我来世再来寻你罢,若到时你尚记得我……。」

  他亲眼看着对方嚥气。
  方士谦将鼻尖埋在对方颈子裡,深吸了一口气,尔后抱着王杰希的尸体不见踪影。

  如今的他,早已是一只大妖。
  看着那学士一大一小的眼睛,依旧淡漠高傲的俊颜,方士谦忍俊不禁。

  若到时我尚记得你……。

  夜半时分。

  王杰希疏忽睁开眼睛,他看着站在自己床边的男人,没来由的感到几分熟悉……可他明明是不认识对方的。

  「你!」
  「杰希。」

  正想喊人来把这人赶出去,唇却被堵了住,王杰希又惊又怒,准备把人推开时却感觉到有东西顺着对方的舌滑入。
  温温的,又彷佛带着什么。

  隔天一早,恍惚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,王杰希却一点都记不起来。而妖力尽失的方士谦失去妖格,在成为一直普通的狐狸之前感到和尚的墓前,自尽而亡。

  千百年后。

  他们又重逢了。
  陈旧的命缘簿被风吹动,原本的字不知被什么涂改了,换得一笔娟秀的字迹,上书:「白头偕老」。

《桃之夭夭》

  £

  「……我該回去了。」

  說罷,這人一個挺身,將自己的陽精全數留在身下人體內,看著對方面頰嫣紅呻吟婉轉的樣子,清許垂了垂眸,猝不及防的至對方唇上印下一吻便披衣離去。

  那人不語,待清許腳步聲逐漸消失方坐起身子,聰敏的婢女立刻提著浴桶進來,段逸揮退了下人,夾著臀部坐進去。

  體內的熱液隨著清水沖出,他輕呼出口氣,雙手緊抓著桶緣,面上的紅雲似乎消散了些,可那雙眸子依舊無神。

  狹長的丹鳳眼眼尾上挑,因為情事而染上幾分艷色,長而捲的羽扇眼睫掛著水珠,看著有幾分楚楚動人的味道,不難想像顧盼之間的眼波流轉回事如何種風情。

  無奈天意捉弄,咱們段逸段三王爺是個瞎的。

  其實他小時候身體可好著,天天眨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纏著人問來問去,但在一次風寒之後段逸便再也無法瞧見光明。

  母親逝去,而他受到了兄弟姊妹的排擠,又聽到下人的私語,幼童心性不定,本來就很容易被影響。正因如此段逸一日比一日來得淡漠寡言,待兄長--也就是當朝聖上發現時,這個性已經生根了。

  患了眼疾又是個悶葫蘆,下場可想而知。

  幸好當今皇上待他不錯,似乎是想彌補自己為了登基而對其他兄弟使出的手段一般,他是真把段逸當成弟弟來寵。

  故而段逸便心安理得的當個閒散王爺。

  說到清許,他因為看不見,所以其實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,只知道這人是個男的,情動時的聲音很好聽。

  魚水之歡罷了,段逸想。

  £

  段逸第一次碰到清許是在一個雨夜。

  雨水打在芭蕉葉上的聲音沒來由的令人心慌,似乎很久以前,也是在下雨的涼夜,那個女人抱著自己斷了氣。

  那個即便自己成了瞎子依然溫言相向的人,他的母親……

  段逸的母親柳昔蓉柳氏,是個非常標準的賢妻良母,比起艷麗只能用清秀形容,但勝在個性溫婉,一雙丹鳳眸又使得面容生生添了幾分標誌。

  但好景不常,在他風寒之時柳氏也因為過於勞累而患疾,為了不然段逸得了眼疾還要擔心母親,柳氏一直沒提起,待答復發現之時她只剩一個多月的時日。

  段逸想到目前抱著自己斷氣時的場景。

  「小逸,兒啊……娘已經不能陪在你身邊了。」

  「就算目不能視,你也要順遂的過下去……」

  「娘永遠愛你。」

  他一直把娘親的逝去歸咎於自己身上。

  如若當時他沒得風寒……

  如若他得以注意到她的狀況……

  如若、如若……

  可再多懊悔,也換不回那個溫柔的女人。

  段逸將手背貼上自己瞎了的雙眼,不住低泣。

  「哎,男孩子哭什麼呢?」

  那聲音如初春暖雪,溫雅且帶著幾分清冽,又似春風吹拂過他的心靈,在這徬徨的感情上留下幾片艷麗的花瓣。

  他聽見腳步聲進來,隨後是濃濃的桃花香味。

  「你……」

  「噓。」

  對方的指貼在自己唇上,體溫似乎比自己低些,白不白段逸不知曉,但是感覺很纖細,應該是雙十分美麗的手。

  「我知道你要問什麼,我叫清許,是個不會傷害你的人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我也知道你不信,不過沒關係,我的小王爺。」說著對方將唇貼再自己耳邊,熱氣打在耳畔,失了視覺觸覺更甚,反而惹得他不住輕顫。

  「我是來讓你快活的。」

  £

清許×段逸
預定是HE,其他都還沒確定。 ( x )

欲知後事如何,詳見下回分曉。

《一醉方休》

  「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換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。我用一千次回眸,換得今生在你面前的駐足停留。」--席慕容《回眸》

  十里蒼穹茫茫,秋風颯颯而過,落了幾片蕭瑟的枯黃,吟了數曲哀愁的驪歌。

  松鼠抱著樹果竄上枝頭,偏了偏首之後跳到一顆大榕樹上,隱去了蹤影;波光粼粼,荷花池裡鮮艷色澤的鯉魚悠遊,時而一躍仿佛最華麗的芭蕾舞者。

  「叉爺好雅興,難得清閒竟顧著看美景,可苦了那痴痴等你的小學弟。」

  輕佻的語氣、優雅的言詞,夜叉斜眼瞥了掛著笑容的翩翩君子,而後冷笑了一聲:「他自作多情,與本大爺何干?」

  「哎。」妖狐收起了笑容,往夜叉旁邊靠了靠,自己附耳低喃:「不待見他至少來坐著罷,那群傢伙都在問你是不是抽個煙抽到異次元去了。」

  聞言,他只是深深看了這片荷塘一眼,接著便和對方走回熱鬧的餐廳。

  「你小子抽煙抽到卡機了是吧?讓摯友等那麼久,找死啊你!」方落坐便遭到茨木的一個暴栗,一旁的酒吞挑著眉不阻止也不幫腔,不過對方也只是鬧著玩玩的,哈哈著拍了拍夜叉的背再吹幾句酒吞的偉大就放過他了。

  ……嘖。

  看著面前這群熱鬧的同學,本來自己是很喜歡這種場面的,但如今卻覺得煩躁排山倒海而來,心心念念著都是那片荷塘。

  也不知是中了什麼毒。

  夜叉感覺到對面傳來的視線,狠狠瞪了對方一眼便翹著腳不再理會任何人,側著首兀自出神。

  勾搭美人不成的妖狐委屈巴巴的想來找損友求安慰,卻看到這位大爺又是一副對誰都愛理不理的樣子,他滿面無奈。

  「欸,你夠了啊。不過是夢裡意淫的人就能把夜叉大爺勾成這樣,不如看看現實吧。」

  聞言,夜叉是再度冷笑,如鷹般的雙眼盯著自己的好友:「呵,你先把妖琴追到手再來說本大爺,又被賞冷眼了是不?」

  ……夜叉你大爺的!

  「至少小生看上的是真真實實存在的人,不像你只活在夢裡。」

  夜叉冷冷的睨了他一眼,再度托著下巴看向窗外。

  ……一般來說這傢伙不是會跳腳嗎?

  妖狐看向異常莫名的多年損友,不禁思考著是不是要帶他去看精神科。

  £

  歡樂的鬧騰了一番,這群人終於做鳥獸散,夜叉在把堵住之前早一步先溜走了,給妖狐發了個簡訊之後鬼使神差的走回荷塘邊。

  秋風清、秋月明。

  池面上倒映一輪皎潔的明月,疏忽下起綿綿細雨,玉盤被打碎,鏡面般安靜通澈的池水也起了陣陣漣漪。

  夜叉恍惚看到一個人。

  對方打著傘,腳踩蓮花向自己走來,使他驚訝的不是那人站在水面上,而是對方同自己夢中如出一轍的精緻容顏。

  荷葉傘為自己遮去了雨珠,夜叉想張口卻說不出話來,只見對方揚起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。

  下一秒自己便眼前一黑,沒了意識。

  「阿青,和本大爺走吧。」

  夜叉看見了自己,面上是罕見的溫柔寵溺,他看到自己向那人伸出了手,一如既往的張狂自信煙消雲散,可笑的是那手竟然微微在顫抖。

  「咱們甭管那些惱人的規定,本大爺帶你看遍山河美景,執手天涯。」

  他看不到自己對面的那個人,因為被一顆大榕樹擋住,夜叉索性趁這時間細細打量著自己。

  他的頭髮是紫紅色,刀削般的面容俊美無匹,伸出的手不向人類那般,它是細長又泛著可怖的紫黑色。頭頂了兩隻鬼角,身上是與生俱來的張狂不羈,卻因為對面那人而有所收斂。

  「夜叉」這綽號是母親幫自己取的,他記憶猶新,國中時的自己手刃了長期虐待他的雙親,而因為當時尚年幼,沒幾年就從少年觀護所出來,從今以後交給祖父母養育。

  「好。」清冷的聲音打破了夜叉的思緒,他看到一直白皙精緻的手搭上自己的,接著自己一個施力,將對方扯入懷中。

  茶白色長髮翻飛,那是夜叉近來心心念念的美人兒。

  「夜叉、夜叉!」

  視線模糊,他再睜開眸子眼前是白茫茫的醫院天花板,一旁的損友鬆了口氣。

  「你大爺總算願意醒啦。」

《一醉方休》楔子

  蠟炬不願成灰,為我垂淚至天明。

  風清月明,留一盞燈照森森古道,卻更覺徬徨,秋風呼嘯宛若鬼魅哀號,乾枯殘枝勾人落阿鼻。
  凝眸現影,自嘲醉夢迴,未清未醒。

  韶華過,百花殘;夜雨落,月光寒。
  九曲迴廊,逃不出離不開,覺入輪迴盤,怨仇悲嘆嗚呼哀哉。甘霖、故知、金榜、合巹,卻不入淡漠剪影。

  一盞清茶,恨西風不知何處去,漣漪蕩漾。
  紅妝不艷青絲蒼,空留一線思華年。
  溫柔不復信已冷,懸提一念遠隔世。
  緣分由誰?

  時光匆匆,煙雨不留,揮別不願相伴。
  絕情浸透眸,無可挽留。

  £

圈地自萌系列。 ( ? )
會有夜青狐琴,前世今生設定,架空背景以及ooc。
因為是圈地自萌所以不想加標籤,如果有人想看可是不喜歡看繁體再告訴我。hhhhhhh
下篇正文,已經碼好了我有時間就發。

斯德哥尔摩综合症4

听朋友说,内容是虐的,可是读起来不痛。
所以应该可以放心! ( o )

  £

  和尚!

  天地清灵,彷佛复上一层仙气;四季如春,黄莺鸣唱百转千迴;百花盛放,奼紫嫣红惹人心悸。

  但那是对面的景象。

  夜叉站在悬崖另一头,看着被佛光守护着的那边,漂亮的妖僧端坐,垂着眸子面无表情,端坐的样子高雅乾淨、一尘不染,甚至连他打上的印记也没有了。

  恶鬼知道那是彼岸,修行佛门最终的归处,无爱无欲无悲无喜,宛若成了佛一般,淡漠的眼神剪无数场悲欢离合。

  但、本大爷可没许你去那儿啊。

  青坊主……阿青!

  夜叉向对面大吼着、撕心裂肺,可对方如同没听到一般,兀自垂着眼诵经,面前的崖使他们相隔似身处两个世界。

  他看到有人去搭青坊主的肩,而后后者起身,两个人一同迈步离开他的视线,恶鬼疏忽彷佛感受到全身血液冰冷的感觉。

  你是本大爷的啊……

  早在将他烙上印记时夜叉便决定,要让那漂亮的妖僧一辈子都属于自己,清冷也好淡漠也罢,恶鬼享受的正是那将对方弄出不同表情时候的成就感。

  青坊主,你怎麽敢擅自离开?

  恶鬼之相一瞬间显露。

  £

  「真的、真的非常感激您啊!这位高僧!」

  「无事。」他仍旧那般淡然,婉拒了对方想留他下来用晚膳的好意,提了禅杖便迈步离开这户人家,而这处再无凶气。

  青坊主终究没有过去。

  心中的天秤倾向了佛、他的信仰,他忆起恶鬼无情摧毁的那些,张狂笑容就像是嘲笑自己的无能为力,佛珠在他眼前被扯断,如同信念洒落一地。

  儘管心中一小角仍是喊着想去见夜叉,儘管孤寂的凉夜总是让他无法喘息。

  儘管……他怀念着对方的体温。

  青坊主扶额失笑,自嘲。

  梦醒时分恍惚见到对方的身影,张狂中又带了几分温柔,聪明如他,怎麽会看不出?

  但自己也不愿想清,妖僧恶鬼本该殊途,对方不过是一时兴起,很快就会放手了。

  很快。

  可……

  「和尚,你如何能渡本大爷?」

  「你是属于本大爷的东西,一辈子都不许离开。」

  「本大爷也已经迫不及待了呢。」

  「去哪儿?本大爷可没说让你走。」

  ……

  凌厉的目光、尖锐又充满佔有的言语、粗鲁却不失温柔的动作、清晨时的乖巧祥和……夜叉啊夜叉,你为何这般如影随形?到哪裡都是你。

  晓风散、雨霖铃。

  细雨绵绵,滴落在斗笠之上,打湿了他身上的衣裳,也打在青坊主心头,一片凉薄。

  即便是烟雨,也不会为情而留。

  早该如此的,继续这麽下去,于我于你……都只是徒添烦恼罢了。

  雨滴穿过斗笠落在他眉梢,划过眼角沿着轮廓滑下,宛如一滴晶莹的泪珠,最后融入大地。

斯德哥爾摩綜合症3

碼好了是好了,可是昨晚被樂乎屏蔽掉qwq
扔微博吧,很清水的ヾ(*´∀`*)ノ

https://m.weibo.cn/u/5933713454

【夜青】茉莉與蓮 ( 上 )

然後斯德哥爾摩還是沒更……orz
只好用半篇短篇賠罪了。 ( ? )

  £

  「阿青喜欢的花啊……应该是莲吧?」

  「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廉而不妖,莲也。」

  「本大爷喜欢茉莉。」

  「……啊?」

  「从人类那听来,茉莉的花语是『你是我的』,阿青永远是本大爷的。」

  £

  阿青……

  夜叉勐然自睡梦中清醒,尔后烦躁的抓了抓头髮,眯起一双眸子似乎是在思考方才的梦境,可惜无果,他「啧」了一声后再倒回软塌上直勾勾的瞪着天花板,彷彿能用视线将它凿出个洞似的。

  阿青……是谁?

  他知道自己和其他妖不同,大家在入寮以前都各自有各自的故事及生活,唯独夜叉不是,他只记得入寮之后的事情,对于过往是一丝一毫都没有印象。

  夜叉个性本洒脱不羁,更不会因为这麽豆大点事儿而烦恼。

  但在一个梦境之后,不同了。

  脑中满满都是「阿青」,梦裡头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容,甚至连是人是妖都不知晓,可是自己很清楚的知道,对方有一双比谁都还要乾淨的金色眸子。

  他抬手,似是想抓住什麽,手中却只有空气。

  空的。
  手裡、怀裡、心裡,怎麽这麽空虚?

  早已睡不下的夜叉烦躁的一拳揍在木製地板上,就这麽给它弄了个洞,也不管自己弄坏的地板便夺门而出。他来到食梦貘的屋子前,二话不说一脚踹开房门,把熟睡中的食梦貘吓到差点扑上去咬他。

  听到动静的安倍晴明也赶出来了,看到又是这祖宗闹事时无奈的打了个哈欠,安抚一般揉了揉食梦貘,接着拍拍夜叉的肩膀:「大晚上的,怎麽了?」

  夜叉看向食梦貘,神色是难得的认真:「怎麽梦到以前的事?」

  「……啊?」顿住,晴明和食梦貘互看一眼。

  「本大爷想知道来这儿之前的事情。」夜叉不耐烦的冷哼一声,想倚在自己的叉戟上,却忆起方才太匆忙了没带着,改而侧身靠在一旁的牆边。

  闻言,晴明拍拍食梦貘,尔后摇了摇头:「食梦貘只有催眠的能力,并没有办法控制梦境。」

  「怎麽,你想起什麽了吗?」看着夜叉的神色,阴阳师顿了顿,接着问道。

  「算是吧。」恶鬼随意回了句就转身回自己的屋内,看他不愿意多说的样子晴明也没有接着问,安抚了食梦貘让牠接着睡,再担忧看了眼夜叉的屋子。

  阿青、阿青。

  这个名字彷佛深深烙印在心裡一般,但无聊他多麽努力去回想,仍旧是忆不起这号人物,夜叉胡乱扯着自己的长髮,房内的木製地板早已是残破不堪。

  你到底是谁?

  £

  「多谢,这是最后一片了。」从源博雅那接过式神的碎片,安倍晴明含笑颔首,送对方回去后再让萤草拿出其馀三十九片,他深吸了口气,纸扇甩开。

  「急急如律令!」

  一时之间金光作响,琅琅诵经彷佛萦绕在耳边,茶白色长髮的僧人脚踩莲花,灿金眸子澈淨明通,尔后庄重的行了一礼:「贫僧青坊主,还请阴阳师大人多指教。」

  晴明悠悠回礼,扬唇浅笑:「彼此。」

  夜叉刚出屋舍就感觉到一股异样而熟悉的妖气,带着几分乾淨的清灵,他先是一怔,而后加大步伐往妖气的来源迈去。在那处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金眸,对方宛如天仙一般俊美精緻而不可高攀,明明是妖,看着却像天上的神仙。

  「正好,夜叉,你带带青坊主吧。」晴明摆了摆手,经过夜叉时在他肩上一拍:「可不许欺负人家啊。」

  不过恶鬼的心思完全不在阴阳师身上,他直勾勾的看着新来的式神,思绪翻搅却怎麽也寻不着对方的身影。夜叉不禁是有些急了,恶鬼的凌厉妖气徒然敛不住,恶意萦绕,脑中满满都是「阿青」这个名字,倒是对方先款款走到他面前,福身行礼。

  「贫僧青坊主,还请多多担待。」

 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走了所有心绪波动,他诡异的平静下来,视线仍是放在对方身上:「本大爷乃恶鬼夜叉。」

  气氛一瞬间陷入诡异的尴尬,青坊主被夜叉盯得浑身不自在,垂下眸躲去了恶鬼的目光,不发一语。

  「你……」夜叉首先打破了沉默,却在话出口时又收了回去。他发现怎麽问都不妥,我们以前见过吗?老套的搭讪法。你是不是我梦裡的「阿青」?怕是之后会被对方当做脑子有问题。

  「本大爷带你去你的住宅。」赶紧换了句话,像是落荒而逃般转身就走,他一边唾弃自己。不可一世的恶鬼夜叉怎麽会碰到个僧人就成了这副德性?要是平常大抵二话不说绑了往床上扔,玩够了再丢掉,可这次他发现自己不能这麽做。

  夜叉知道青坊主不紧不慢的跟在后头,即便对方没说话他仍是听到规律的脚步声,彷佛很久以前就这般,感觉他一直知道自己身后有个人。刚开始对方只是默默的跟着,再来是站在他身边,最后十指交扣、耳鬓厮磨。

  ……怎得又想到这处儿了。

  压下自己心头的思绪,同时也抑着想把青坊主拉入怀中的慾望,夜叉领着妖僧到自己住屋附近的屋舍。虽然晴明没有准许,反正也没有其他妖住着……不、有其他妖来他就把他们打到黄泉之下。

  青坊主没有注意夜叉的脑内活动,走到门边瞧了瞧,接着看向恶鬼,淡淡道了谢之后便迈步踏入屋舍,留下彷佛莲一般的幽香萦绕在恶鬼周围。

  £

  出淤泥而不染,浊清廉而不妖。

  当夜叉半个时辰后带着两颗招福达摩来看青坊主时,脑中出现的便是爱莲说中这句。

  对方坐在蒲团上,大抵是稍微清理过,但儘管屋内的灰尘少了许多,木製的地板还是有些裂痕及除不去的污垢,青坊主坐在正中央却完全呈现出纤尘不染的感觉。

  真好看啊。

  夜叉自认不像妖狐,对美人没有多大的兴趣,权当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消遣,面前这妖僧却让他起了几分心思,扣上了心弦。

  想拥抱他、想佔有他。
  想将他压在身下任自己予取予求,让那张清冷禁慾的面容染上情慾。将他禁锢在本大爷怀裡,那双金色眸子也只能看着我。

  青坊主……你是本大爷的。

  「何事?」

  夜叉被对方清冷的声音给唤回了神,先是一怔后对上那漂亮的金眸,他突然感到一阵口乾舌燥,半晌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  「先进来罢。」青坊主看着对方良久不语,先请恶鬼进入屋内,接着再翻出个蒲团,拂了拂尘埃让他坐着:「没来得及备茶水,还请见谅。」

  「啊?哦,不要紧。」

【夜青】无可挽留

斯德哥尔摩再等等吧抱歉。XDDD

  £

  你到底在哪裡?

  他像是发了狂一般,一身阴气萦绕,俊美的面容成了那恶鬼之相,所到之处皆成一片废墟,人挡杀人神挡拭神。

  「给本大爷滚出来啊!」

  随着一声怒吼,黄泉之海摧残了放眼望去的一切,鸟兽四散,力量较弱的小妖早已尖叫一声化为原形逃跑,这山上没有任何生物敢得罪这隻疯恶鬼。

  原本不是这样的。

  £

  「胡作非为以致一身杀业,让贫僧来渡化你这孽障。」清冷的声音带上一丝威严,夜叉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佛光给罩住,可青坊主一个成妖不过百年的妖僧怎可敌过千年恶鬼?

  儘管如此,他仍然锲而不捨。

  不论是山上山下,夜叉一闹事立刻会有佛光出现,经文彷佛魔咒一般惹得他头疼欲裂,恶鬼实在是被缠得烦了。

  「喂,和尚。」他抓着奄奄一息的人类幼崽,抬手扔到对方面前,冷笑着看青坊主扶起小孩之后让他快走。

  「让本大爷不杀人?行。」妖僧的下巴被挑起,下唇印上鲜红的犬齿痕。

  「取悦我。」

  (此处应有车)

  £

  他喜欢对方沾上自己味道的样子,喜欢那双淡漠眉眼染着情慾,喜欢他隐忍却情不自禁的呻吟,喜欢他看到做爱地点是佛像前时羞愤到一口咬上自己的模样。

  他喜欢青坊主,不知是何时开始的。待夜叉发现时,已经深陷无法自拔了。

  可是他的和尚呢?

  夜叉不过去了大江山找趟酒吞,回来却连个影子都没见到,他问遍了山上所有的妖怪。

  三尾狐慵懒的梳理自己的尾巴,闻言抬起眸子,悠悠道:「世界上哪有留长髮的和尚?大爷你怕是做梦了吧?」

  鲤鱼精躲在椒图后面,椒图更是缩在贝壳裡不敢出来:「夜叉大爷抱歉,我、我们没看过这隻妖怪。」

  盗墓小鬼摇了摇头之后飞快的躲回墓穴裡头。

  怎麽可能?
  明明之前都还在的,一直和本大爷在一起的。
  你们怎麽可能不知晓?怎麽可能没看到?

  如果说青坊主是抑制他发狂的锁,那现在锁没了,恶鬼依旧还是恶鬼。

  生灵涂炭。

  £

  夜叉走向了山上惟一一座佛堂。裡面只剩一位老僧人,看着年事非常高,正闭着眸子不发一语的打坐,佛祖仍然是落坐于中央,面带微笑。

  「那和尚在哪?」他看着老僧人,叉戟狠狠叉在地上之后大声吼着,对方却兀自打坐,彷若自己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  「老头子,问你话呢!本大爷的青坊主在哪!」夜叉一扬手就要使出黄泉之海,恍惚间看到心悦之人的面容,不禁是一顿。

  水溅了老僧人一身,对方却丝毫未受伤。

  而后老僧人终于睁开了眸子,看着夜叉半晌后翻出了一张薄薄的纸,沾着水落下了四个字。

  无可挽留。

  青坊主为了他和这座山,破了戒的同时也负了佛法,无论是以渡化恶鬼的心思还是他自己的私慾,该来的惩罚终究逃不掉,发过的誓言一旦打破了就只能承担后果。

  漂亮的妖僧终究是消失在这个世间上,也消失于众生的记忆中……除了夜叉。

  既然要走,为什麽不把本大爷对你的感情也一起带走?

  夜叉张狂的大笑。

  £

  「色即是空啊……」

  老僧人看着他这般,叹了一口气之后悠悠说道,被夜叉一个眼刀瞪了回去,恶鬼仍是那般不善。

  「你一个不染红尘的老头子懂什麽?本大爷千年来就遇见这麽个想珍惜的人,却被那啥子该死的誓言、该死的佛法给夺走。」

  「破戒如何?负了佛法又如何?还他娘的说什麽佛祖慈悲,慈悲就把本大爷的人还来!」

  夜叉是由人类心中的恶念所生,本该逍遥自在、无拘无束,他却把心留在了破戒僧身上,替自己栓上了牵挂。

  老僧人定定的看着他,半晌徒然朗笑出声,惹得夜叉愕然,一时之间连生气都忘了。只见对方拿出了一只禅杖,向地上一砸时成了个仙风道骨的长鬚僧人,慈祥的眉目同佛祖如出一辙。

  「吾可安心。既然如此,那你便好好待他吧。」

  晓风之间那人已经不知去向,恶鬼听见熟悉的脚步声,冰凉的指自后方复住他的双眸,背上传来一股重量,像是有人用头靠着。

  「抱歉……让你等久了。」

  「青坊主……阿青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本大爷爱你、非常爱。」

  「贫僧亦然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