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子轩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【夜青】【狐琴】七夕快乐。

七夕快乐。

  恰逢七夕,有情人的式神正大肆放着闪光,河童一整天顶着鲤鱼精放的爱心泡泡,脸上的笑容幸福洋溢到夜叉都想揍他。

  ……不过是个节日嘛,哼。

  他高傲的一甩头,脚下却以极快的速度远离河边,怎堪这阴阳寮四季如「春」,离开了那一对又遇到这一对。

  看着正殷勤摆动他的大尾巴的妖狐以及一脸冷漠的妖琴师,夜叉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  「阿琴阿琴,弹首曲嘛。」

  「阿琴阿琴,今天可是七夕呢。」

  「阿琴阿琴,小生喜欢你啊。」

  妖琴师那张冰封的半生的脸立刻以肉眼可见速度窜上嫣红,他勐然看向妖狐,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对方以吻堵住接下来的话语。

  三尺寒冰渐渐被春风化去,妖狐吻得认真,近乎虔诚。

  吻不尽的温柔、化不开的缱绻。

  噫,辣眼睛。

  全程目睹的夜叉觉得自己要瞎了,看着一旁属于青坊主的房间,迈步逃了进去。

  「夜叉?」

  声音轻柔的彷似春季朝阳,乾淨而温暖,他不禁心神一动,看向声音的主人。

  妖僧放下茶盅,那双漂亮的湛蓝眸子看着他,如羽扇般的眼睫眨啊眨彷似诱惑,紫色的长髮难得没有扎起,披在青坊主身后,不若初时的澄澈和觉醒后的凌厉,着上「月照禅心」的他在夜叉眼裡,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勾引。

  「喂,秃驴。」

  闻言,正打算帮夜叉添茶的青坊主无奈的看了他一眼,便只是一眼,作恶多端风流薄情的恶鬼却难得的动了心。

  那地方也可耻的硬了。

  夜叉舔了舔唇,俊逸的面容笑得邪佞,他跨过妖僧面前的案桌,指尖触到对方脸上,暧昧的摩挲着眼下的艳红妖纹,接着把愣住的青坊主压至身下。

  「七夕快乐,本大爷开动了。」

评论(3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