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恨公子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【夜青】斯德哥爾摩綜合症1

各位看官聚过来聚过来!ヾ(*´∀`*)ノ
我是上次那「夜青*R18」的作者,还记得我吗?(不)
那篇算是楔子吧,以下正文,保证HE!

  £

  滚。

  他听见生灵的哀号,亦听到佛祖的低叹,身染罪孽的恶鬼站在血泊中央,脚下是数不尽的冤魂尸体,生灵涂炭、哀鸿遍野。

  夜叉张狂的大笑。

  「和尚,你如何能渡本大爷?」

  「这些人你都救不了了。」

  「你根本……无能为力啊。」

  青坊主勐然睁开眼睛,换气过度一般喘着气,他面色苍白,全身复上一层薄汗。后穴正隐隐发疼,身上吻痕昭示了昨晚的疯狂,夜叉的妖气让眼下两条妖纹更是艳红绮丽。

  逃不掉啊。

  他们的性爱并非你情我愿,而是夜叉单方面的强姦,儘管自己到后头总是被一同拉入欲海之中,顺从着对方的节奏。

  他曾经试过逃跑,到远一点的城郊去,但无论自己身于何处,对方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找到他,而且下场比平时的云雨更惨,试过几次之后青坊主便消了离开的打算。

  你到底有何目的?

  青坊主从未问过,可是恶鬼却常常在鱼水之欢后于他耳边低喃。

  「你可别想逃,和尚。」

  「你是属于本大爷的东西,一辈子都不许离开。」

  离开,从我的生命中离开!

  指甲几乎要嵌入掌心,他眼神空洞,无声的哀号。踏着虚浮的步伐走进佛堂,不去看佛慈悲的面容,垂着首跪在佛前。

  这一跪,便是跪了半天。

  青坊主沉浸在经文之中,温和的佛光之中,自己似乎心平气和了许多,儘管心中那一抹哀歎仍是抹不去,如同夜叉的张狂……深深烙印。

  您无所不能,求求您可怜我。

  他抿着薄唇,诚心祈祷,疏忽一阵暖风拂过,烛光摇曳,扑面而来是熟悉的妖气。

  「呦,和尚你胆子肥了?竟然让本大爷找那麽久,原来……跑到这鬼地方。」

  仍是那一如既往的邪佞笑意。

  £

  ……夜叉。

  青坊主想不到对方竟然会到这儿来,佛堂是清静之地,温柔的诵经萦绕在整个室内,佛光复在每个角落,檀香四溢。

  妖怪都不喜欢这个地方,要不是他生前为僧,早已习惯这一切,不然现在甭提跪上半天,怕是连接近都不愿。

  他如何能进来?

  对方扫了一样佛祖的铜像,疏忽想到上次云雨之处也有一尊,恶鬼冷笑一声。

  「破了色戒的僧人……你的佛祖早就抛弃你了。」

  他尚未来得及开口,夜叉突然举起叉戟,黄泉之海摧毁了佛堂的一切,徒留一地散落的废墟,铜像变得残破不堪,可见恶鬼法力之强。

  青坊主怔愣之后难以置信的看向夜叉,对方正眯着眸子看他,面上的嘲讽鄙夷一目瞭然。僧人撇过眸子,捡起儘管受到侵袭却仍然完好的佛珠,小心翼翼的拭去上头的水滴,起身正欲离去。

  「你要去哪。」

  夜叉对于他这种态度很是不满,俊颜一瞬间冷了下来,以极快的速度到他身边,有着长指甲的手擒住他的手臂。

  「昨日方做过罢?」

  青坊主看都不看他一眼,只是小心翼翼的捧着那串佛珠,说话时语气淡然。

  「你当本大爷是什麽?」

  夜叉正欲发作,疏忽似想到什麽一般,冷笑一声后也不管青坊主的挣扎,竟兀自将他打横抱起:「那好。」

  「本大爷便逐了你的心意。」

  £

所以我又要开车了吗hhhhh

评论(10)
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