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恨公子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【夜青】无可挽留

斯德哥尔摩再等等吧抱歉。XDDD

  £

  你到底在哪裡?

  他像是发了狂一般,一身阴气萦绕,俊美的面容成了那恶鬼之相,所到之处皆成一片废墟,人挡杀人神挡拭神。

  「给本大爷滚出来啊!」

  随着一声怒吼,黄泉之海摧残了放眼望去的一切,鸟兽四散,力量较弱的小妖早已尖叫一声化为原形逃跑,这山上没有任何生物敢得罪这隻疯恶鬼。

  原本不是这样的。

  £

  「胡作非为以致一身杀业,让贫僧来渡化你这孽障。」清冷的声音带上一丝威严,夜叉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佛光给罩住,可青坊主一个成妖不过百年的妖僧怎可敌过千年恶鬼?

  儘管如此,他仍然锲而不捨。

  不论是山上山下,夜叉一闹事立刻会有佛光出现,经文彷佛魔咒一般惹得他头疼欲裂,恶鬼实在是被缠得烦了。

  「喂,和尚。」他抓着奄奄一息的人类幼崽,抬手扔到对方面前,冷笑着看青坊主扶起小孩之后让他快走。

  「让本大爷不杀人?行。」妖僧的下巴被挑起,下唇印上鲜红的犬齿痕。

  「取悦我。」

  (此处应有车)

  £

  他喜欢对方沾上自己味道的样子,喜欢那双淡漠眉眼染着情慾,喜欢他隐忍却情不自禁的呻吟,喜欢他看到做爱地点是佛像前时羞愤到一口咬上自己的模样。

  他喜欢青坊主,不知是何时开始的。待夜叉发现时,已经深陷无法自拔了。

  可是他的和尚呢?

  夜叉不过去了大江山找趟酒吞,回来却连个影子都没见到,他问遍了山上所有的妖怪。

  三尾狐慵懒的梳理自己的尾巴,闻言抬起眸子,悠悠道:「世界上哪有留长髮的和尚?大爷你怕是做梦了吧?」

  鲤鱼精躲在椒图后面,椒图更是缩在贝壳裡不敢出来:「夜叉大爷抱歉,我、我们没看过这隻妖怪。」

  盗墓小鬼摇了摇头之后飞快的躲回墓穴裡头。

  怎麽可能?
  明明之前都还在的,一直和本大爷在一起的。
  你们怎麽可能不知晓?怎麽可能没看到?

  如果说青坊主是抑制他发狂的锁,那现在锁没了,恶鬼依旧还是恶鬼。

  生灵涂炭。

  £

  夜叉走向了山上惟一一座佛堂。裡面只剩一位老僧人,看着年事非常高,正闭着眸子不发一语的打坐,佛祖仍然是落坐于中央,面带微笑。

  「那和尚在哪?」他看着老僧人,叉戟狠狠叉在地上之后大声吼着,对方却兀自打坐,彷若自己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  「老头子,问你话呢!本大爷的青坊主在哪!」夜叉一扬手就要使出黄泉之海,恍惚间看到心悦之人的面容,不禁是一顿。

  水溅了老僧人一身,对方却丝毫未受伤。

  而后老僧人终于睁开了眸子,看着夜叉半晌后翻出了一张薄薄的纸,沾着水落下了四个字。

  无可挽留。

  青坊主为了他和这座山,破了戒的同时也负了佛法,无论是以渡化恶鬼的心思还是他自己的私慾,该来的惩罚终究逃不掉,发过的誓言一旦打破了就只能承担后果。

  漂亮的妖僧终究是消失在这个世间上,也消失于众生的记忆中……除了夜叉。

  既然要走,为什麽不把本大爷对你的感情也一起带走?

  夜叉张狂的大笑。

  £

  「色即是空啊……」

  老僧人看着他这般,叹了一口气之后悠悠说道,被夜叉一个眼刀瞪了回去,恶鬼仍是那般不善。

  「你一个不染红尘的老头子懂什麽?本大爷千年来就遇见这麽个想珍惜的人,却被那啥子该死的誓言、该死的佛法给夺走。」

  「破戒如何?负了佛法又如何?还他娘的说什麽佛祖慈悲,慈悲就把本大爷的人还来!」

  夜叉是由人类心中的恶念所生,本该逍遥自在、无拘无束,他却把心留在了破戒僧身上,替自己栓上了牵挂。

  老僧人定定的看着他,半晌徒然朗笑出声,惹得夜叉愕然,一时之间连生气都忘了。只见对方拿出了一只禅杖,向地上一砸时成了个仙风道骨的长鬚僧人,慈祥的眉目同佛祖如出一辙。

  「吾可安心。既然如此,那你便好好待他吧。」

  晓风之间那人已经不知去向,恶鬼听见熟悉的脚步声,冰凉的指自后方复住他的双眸,背上传来一股重量,像是有人用头靠着。

  「抱歉……让你等久了。」

  「青坊主……阿青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本大爷爱你、非常爱。」

  「贫僧亦然。」

评论(8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