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子轩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【夜青】茉莉與蓮 ( 上 )

然後斯德哥爾摩還是沒更……orz
只好用半篇短篇賠罪了。 ( ? )

  £

  「阿青喜欢的花啊……应该是莲吧?」

  「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廉而不妖,莲也。」

  「本大爷喜欢茉莉。」

  「……啊?」

  「从人类那听来,茉莉的花语是『你是我的』,阿青永远是本大爷的。」

  £

  阿青……

  夜叉勐然自睡梦中清醒,尔后烦躁的抓了抓头髮,眯起一双眸子似乎是在思考方才的梦境,可惜无果,他「啧」了一声后再倒回软塌上直勾勾的瞪着天花板,彷彿能用视线将它凿出个洞似的。

  阿青……是谁?

  他知道自己和其他妖不同,大家在入寮以前都各自有各自的故事及生活,唯独夜叉不是,他只记得入寮之后的事情,对于过往是一丝一毫都没有印象。

  夜叉个性本洒脱不羁,更不会因为这麽豆大点事儿而烦恼。

  但在一个梦境之后,不同了。

  脑中满满都是「阿青」,梦裡头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容,甚至连是人是妖都不知晓,可是自己很清楚的知道,对方有一双比谁都还要乾淨的金色眸子。

  他抬手,似是想抓住什麽,手中却只有空气。

  空的。
  手裡、怀裡、心裡,怎麽这麽空虚?

  早已睡不下的夜叉烦躁的一拳揍在木製地板上,就这麽给它弄了个洞,也不管自己弄坏的地板便夺门而出。他来到食梦貘的屋子前,二话不说一脚踹开房门,把熟睡中的食梦貘吓到差点扑上去咬他。

  听到动静的安倍晴明也赶出来了,看到又是这祖宗闹事时无奈的打了个哈欠,安抚一般揉了揉食梦貘,接着拍拍夜叉的肩膀:「大晚上的,怎麽了?」

  夜叉看向食梦貘,神色是难得的认真:「怎麽梦到以前的事?」

  「……啊?」顿住,晴明和食梦貘互看一眼。

  「本大爷想知道来这儿之前的事情。」夜叉不耐烦的冷哼一声,想倚在自己的叉戟上,却忆起方才太匆忙了没带着,改而侧身靠在一旁的牆边。

  闻言,晴明拍拍食梦貘,尔后摇了摇头:「食梦貘只有催眠的能力,并没有办法控制梦境。」

  「怎麽,你想起什麽了吗?」看着夜叉的神色,阴阳师顿了顿,接着问道。

  「算是吧。」恶鬼随意回了句就转身回自己的屋内,看他不愿意多说的样子晴明也没有接着问,安抚了食梦貘让牠接着睡,再担忧看了眼夜叉的屋子。

  阿青、阿青。

  这个名字彷佛深深烙印在心裡一般,但无聊他多麽努力去回想,仍旧是忆不起这号人物,夜叉胡乱扯着自己的长髮,房内的木製地板早已是残破不堪。

  你到底是谁?

  £

  「多谢,这是最后一片了。」从源博雅那接过式神的碎片,安倍晴明含笑颔首,送对方回去后再让萤草拿出其馀三十九片,他深吸了口气,纸扇甩开。

  「急急如律令!」

  一时之间金光作响,琅琅诵经彷佛萦绕在耳边,茶白色长髮的僧人脚踩莲花,灿金眸子澈淨明通,尔后庄重的行了一礼:「贫僧青坊主,还请阴阳师大人多指教。」

  晴明悠悠回礼,扬唇浅笑:「彼此。」

  夜叉刚出屋舍就感觉到一股异样而熟悉的妖气,带着几分乾淨的清灵,他先是一怔,而后加大步伐往妖气的来源迈去。在那处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金眸,对方宛如天仙一般俊美精緻而不可高攀,明明是妖,看着却像天上的神仙。

  「正好,夜叉,你带带青坊主吧。」晴明摆了摆手,经过夜叉时在他肩上一拍:「可不许欺负人家啊。」

  不过恶鬼的心思完全不在阴阳师身上,他直勾勾的看着新来的式神,思绪翻搅却怎麽也寻不着对方的身影。夜叉不禁是有些急了,恶鬼的凌厉妖气徒然敛不住,恶意萦绕,脑中满满都是「阿青」这个名字,倒是对方先款款走到他面前,福身行礼。

  「贫僧青坊主,还请多多担待。」

 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走了所有心绪波动,他诡异的平静下来,视线仍是放在对方身上:「本大爷乃恶鬼夜叉。」

  气氛一瞬间陷入诡异的尴尬,青坊主被夜叉盯得浑身不自在,垂下眸躲去了恶鬼的目光,不发一语。

  「你……」夜叉首先打破了沉默,却在话出口时又收了回去。他发现怎麽问都不妥,我们以前见过吗?老套的搭讪法。你是不是我梦裡的「阿青」?怕是之后会被对方当做脑子有问题。

  「本大爷带你去你的住宅。」赶紧换了句话,像是落荒而逃般转身就走,他一边唾弃自己。不可一世的恶鬼夜叉怎麽会碰到个僧人就成了这副德性?要是平常大抵二话不说绑了往床上扔,玩够了再丢掉,可这次他发现自己不能这麽做。

  夜叉知道青坊主不紧不慢的跟在后头,即便对方没说话他仍是听到规律的脚步声,彷佛很久以前就这般,感觉他一直知道自己身后有个人。刚开始对方只是默默的跟着,再来是站在他身边,最后十指交扣、耳鬓厮磨。

  ……怎得又想到这处儿了。

  压下自己心头的思绪,同时也抑着想把青坊主拉入怀中的慾望,夜叉领着妖僧到自己住屋附近的屋舍。虽然晴明没有准许,反正也没有其他妖住着……不、有其他妖来他就把他们打到黄泉之下。

  青坊主没有注意夜叉的脑内活动,走到门边瞧了瞧,接着看向恶鬼,淡淡道了谢之后便迈步踏入屋舍,留下彷佛莲一般的幽香萦绕在恶鬼周围。

  £

  出淤泥而不染,浊清廉而不妖。

  当夜叉半个时辰后带着两颗招福达摩来看青坊主时,脑中出现的便是爱莲说中这句。

  对方坐在蒲团上,大抵是稍微清理过,但儘管屋内的灰尘少了许多,木製的地板还是有些裂痕及除不去的污垢,青坊主坐在正中央却完全呈现出纤尘不染的感觉。

  真好看啊。

  夜叉自认不像妖狐,对美人没有多大的兴趣,权当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消遣,面前这妖僧却让他起了几分心思,扣上了心弦。

  想拥抱他、想佔有他。
  想将他压在身下任自己予取予求,让那张清冷禁慾的面容染上情慾。将他禁锢在本大爷怀裡,那双金色眸子也只能看着我。

  青坊主……你是本大爷的。

  「何事?」

  夜叉被对方清冷的声音给唤回了神,先是一怔后对上那漂亮的金眸,他突然感到一阵口乾舌燥,半晌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  「先进来罢。」青坊主看着对方良久不语,先请恶鬼进入屋内,接着再翻出个蒲团,拂了拂尘埃让他坐着:「没来得及备茶水,还请见谅。」

  「啊?哦,不要紧。」

评论(2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