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子轩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斯德哥尔摩综合症4

听朋友说,内容是虐的,可是读起来不痛。
所以应该可以放心! ( o )

  £

  和尚!

  天地清灵,彷佛复上一层仙气;四季如春,黄莺鸣唱百转千迴;百花盛放,奼紫嫣红惹人心悸。

  但那是对面的景象。

  夜叉站在悬崖另一头,看着被佛光守护着的那边,漂亮的妖僧端坐,垂着眸子面无表情,端坐的样子高雅乾淨、一尘不染,甚至连他打上的印记也没有了。

  恶鬼知道那是彼岸,修行佛门最终的归处,无爱无欲无悲无喜,宛若成了佛一般,淡漠的眼神剪无数场悲欢离合。

  但、本大爷可没许你去那儿啊。

  青坊主……阿青!

  夜叉向对面大吼着、撕心裂肺,可对方如同没听到一般,兀自垂着眼诵经,面前的崖使他们相隔似身处两个世界。

  他看到有人去搭青坊主的肩,而后后者起身,两个人一同迈步离开他的视线,恶鬼疏忽彷佛感受到全身血液冰冷的感觉。

  你是本大爷的啊……

  早在将他烙上印记时夜叉便决定,要让那漂亮的妖僧一辈子都属于自己,清冷也好淡漠也罢,恶鬼享受的正是那将对方弄出不同表情时候的成就感。

  青坊主,你怎麽敢擅自离开?

  恶鬼之相一瞬间显露。

  £

  「真的、真的非常感激您啊!这位高僧!」

  「无事。」他仍旧那般淡然,婉拒了对方想留他下来用晚膳的好意,提了禅杖便迈步离开这户人家,而这处再无凶气。

  青坊主终究没有过去。

  心中的天秤倾向了佛、他的信仰,他忆起恶鬼无情摧毁的那些,张狂笑容就像是嘲笑自己的无能为力,佛珠在他眼前被扯断,如同信念洒落一地。

  儘管心中一小角仍是喊着想去见夜叉,儘管孤寂的凉夜总是让他无法喘息。

  儘管……他怀念着对方的体温。

  青坊主扶额失笑,自嘲。

  梦醒时分恍惚见到对方的身影,张狂中又带了几分温柔,聪明如他,怎麽会看不出?

  但自己也不愿想清,妖僧恶鬼本该殊途,对方不过是一时兴起,很快就会放手了。

  很快。

  可……

  「和尚,你如何能渡本大爷?」

  「你是属于本大爷的东西,一辈子都不许离开。」

  「本大爷也已经迫不及待了呢。」

  「去哪儿?本大爷可没说让你走。」

  ……

  凌厉的目光、尖锐又充满佔有的言语、粗鲁却不失温柔的动作、清晨时的乖巧祥和……夜叉啊夜叉,你为何这般如影随形?到哪裡都是你。

  晓风散、雨霖铃。

  细雨绵绵,滴落在斗笠之上,打湿了他身上的衣裳,也打在青坊主心头,一片凉薄。

  即便是烟雨,也不会为情而留。

  早该如此的,继续这麽下去,于我于你……都只是徒添烦恼罢了。

  雨滴穿过斗笠落在他眉梢,划过眼角沿着轮廓滑下,宛如一滴晶莹的泪珠,最后融入大地。

评论(14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