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子轩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《一醉方休》

  「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換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。我用一千次回眸,換得今生在你面前的駐足停留。」--席慕容《回眸》

  十里蒼穹茫茫,秋風颯颯而過,落了幾片蕭瑟的枯黃,吟了數曲哀愁的驪歌。

  松鼠抱著樹果竄上枝頭,偏了偏首之後跳到一顆大榕樹上,隱去了蹤影;波光粼粼,荷花池裡鮮艷色澤的鯉魚悠遊,時而一躍仿佛最華麗的芭蕾舞者。

  「叉爺好雅興,難得清閒竟顧著看美景,可苦了那痴痴等你的小學弟。」

  輕佻的語氣、優雅的言詞,夜叉斜眼瞥了掛著笑容的翩翩君子,而後冷笑了一聲:「他自作多情,與本大爺何干?」

  「哎。」妖狐收起了笑容,往夜叉旁邊靠了靠,自己附耳低喃:「不待見他至少來坐著罷,那群傢伙都在問你是不是抽個煙抽到異次元去了。」

  聞言,他只是深深看了這片荷塘一眼,接著便和對方走回熱鬧的餐廳。

  「你小子抽煙抽到卡機了是吧?讓摯友等那麼久,找死啊你!」方落坐便遭到茨木的一個暴栗,一旁的酒吞挑著眉不阻止也不幫腔,不過對方也只是鬧著玩玩的,哈哈著拍了拍夜叉的背再吹幾句酒吞的偉大就放過他了。

  ……嘖。

  看著面前這群熱鬧的同學,本來自己是很喜歡這種場面的,但如今卻覺得煩躁排山倒海而來,心心念念著都是那片荷塘。

  也不知是中了什麼毒。

  夜叉感覺到對面傳來的視線,狠狠瞪了對方一眼便翹著腳不再理會任何人,側著首兀自出神。

  勾搭美人不成的妖狐委屈巴巴的想來找損友求安慰,卻看到這位大爺又是一副對誰都愛理不理的樣子,他滿面無奈。

  「欸,你夠了啊。不過是夢裡意淫的人就能把夜叉大爺勾成這樣,不如看看現實吧。」

  聞言,夜叉是再度冷笑,如鷹般的雙眼盯著自己的好友:「呵,你先把妖琴追到手再來說本大爺,又被賞冷眼了是不?」

  ……夜叉你大爺的!

  「至少小生看上的是真真實實存在的人,不像你只活在夢裡。」

  夜叉冷冷的睨了他一眼,再度托著下巴看向窗外。

  ……一般來說這傢伙不是會跳腳嗎?

  妖狐看向異常莫名的多年損友,不禁思考著是不是要帶他去看精神科。

  £

  歡樂的鬧騰了一番,這群人終於做鳥獸散,夜叉在把堵住之前早一步先溜走了,給妖狐發了個簡訊之後鬼使神差的走回荷塘邊。

  秋風清、秋月明。

  池面上倒映一輪皎潔的明月,疏忽下起綿綿細雨,玉盤被打碎,鏡面般安靜通澈的池水也起了陣陣漣漪。

  夜叉恍惚看到一個人。

  對方打著傘,腳踩蓮花向自己走來,使他驚訝的不是那人站在水面上,而是對方同自己夢中如出一轍的精緻容顏。

  荷葉傘為自己遮去了雨珠,夜叉想張口卻說不出話來,只見對方揚起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。

  下一秒自己便眼前一黑,沒了意識。

  「阿青,和本大爺走吧。」

  夜叉看見了自己,面上是罕見的溫柔寵溺,他看到自己向那人伸出了手,一如既往的張狂自信煙消雲散,可笑的是那手竟然微微在顫抖。

  「咱們甭管那些惱人的規定,本大爺帶你看遍山河美景,執手天涯。」

  他看不到自己對面的那個人,因為被一顆大榕樹擋住,夜叉索性趁這時間細細打量著自己。

  他的頭髮是紫紅色,刀削般的面容俊美無匹,伸出的手不向人類那般,它是細長又泛著可怖的紫黑色。頭頂了兩隻鬼角,身上是與生俱來的張狂不羈,卻因為對面那人而有所收斂。

  「夜叉」這綽號是母親幫自己取的,他記憶猶新,國中時的自己手刃了長期虐待他的雙親,而因為當時尚年幼,沒幾年就從少年觀護所出來,從今以後交給祖父母養育。

  「好。」清冷的聲音打破了夜叉的思緒,他看到一直白皙精緻的手搭上自己的,接著自己一個施力,將對方扯入懷中。

  茶白色長髮翻飛,那是夜叉近來心心念念的美人兒。

  「夜叉、夜叉!」

  視線模糊,他再睜開眸子眼前是白茫茫的醫院天花板,一旁的損友鬆了口氣。

  「你大爺總算願意醒啦。」

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