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子轩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《桃之夭夭》

  £

  「……我該回去了。」

  說罷,這人一個挺身,將自己的陽精全數留在身下人體內,看著對方面頰嫣紅呻吟婉轉的樣子,清許垂了垂眸,猝不及防的至對方唇上印下一吻便披衣離去。

  那人不語,待清許腳步聲逐漸消失方坐起身子,聰敏的婢女立刻提著浴桶進來,段逸揮退了下人,夾著臀部坐進去。

  體內的熱液隨著清水沖出,他輕呼出口氣,雙手緊抓著桶緣,面上的紅雲似乎消散了些,可那雙眸子依舊無神。

  狹長的丹鳳眼眼尾上挑,因為情事而染上幾分艷色,長而捲的羽扇眼睫掛著水珠,看著有幾分楚楚動人的味道,不難想像顧盼之間的眼波流轉回事如何種風情。

  無奈天意捉弄,咱們段逸段三王爺是個瞎的。

  其實他小時候身體可好著,天天眨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纏著人問來問去,但在一次風寒之後段逸便再也無法瞧見光明。

  母親逝去,而他受到了兄弟姊妹的排擠,又聽到下人的私語,幼童心性不定,本來就很容易被影響。正因如此段逸一日比一日來得淡漠寡言,待兄長--也就是當朝聖上發現時,這個性已經生根了。

  患了眼疾又是個悶葫蘆,下場可想而知。

  幸好當今皇上待他不錯,似乎是想彌補自己為了登基而對其他兄弟使出的手段一般,他是真把段逸當成弟弟來寵。

  故而段逸便心安理得的當個閒散王爺。

  說到清許,他因為看不見,所以其實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,只知道這人是個男的,情動時的聲音很好聽。

  魚水之歡罷了,段逸想。

  £

  段逸第一次碰到清許是在一個雨夜。

  雨水打在芭蕉葉上的聲音沒來由的令人心慌,似乎很久以前,也是在下雨的涼夜,那個女人抱著自己斷了氣。

  那個即便自己成了瞎子依然溫言相向的人,他的母親……

  段逸的母親柳昔蓉柳氏,是個非常標準的賢妻良母,比起艷麗只能用清秀形容,但勝在個性溫婉,一雙丹鳳眸又使得面容生生添了幾分標誌。

  但好景不常,在他風寒之時柳氏也因為過於勞累而患疾,為了不然段逸得了眼疾還要擔心母親,柳氏一直沒提起,待答復發現之時她只剩一個多月的時日。

  段逸想到目前抱著自己斷氣時的場景。

  「小逸,兒啊……娘已經不能陪在你身邊了。」

  「就算目不能視,你也要順遂的過下去……」

  「娘永遠愛你。」

  他一直把娘親的逝去歸咎於自己身上。

  如若當時他沒得風寒……

  如若他得以注意到她的狀況……

  如若、如若……

  可再多懊悔,也換不回那個溫柔的女人。

  段逸將手背貼上自己瞎了的雙眼,不住低泣。

  「哎,男孩子哭什麼呢?」

  那聲音如初春暖雪,溫雅且帶著幾分清冽,又似春風吹拂過他的心靈,在這徬徨的感情上留下幾片艷麗的花瓣。

  他聽見腳步聲進來,隨後是濃濃的桃花香味。

  「你……」

  「噓。」

  對方的指貼在自己唇上,體溫似乎比自己低些,白不白段逸不知曉,但是感覺很纖細,應該是雙十分美麗的手。

  「我知道你要問什麼,我叫清許,是個不會傷害你的人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我也知道你不信,不過沒關係,我的小王爺。」說著對方將唇貼再自己耳邊,熱氣打在耳畔,失了視覺觸覺更甚,反而惹得他不住輕顫。

  「我是來讓你快活的。」

  £

清許×段逸
預定是HE,其他都還沒確定。 ( x )

欲知後事如何,詳見下回分曉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