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恨公子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 《忆君》

  【全职同人 / 方王】

  🔸

 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  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
  看着那青衣的学士,他扬唇而笑。

  方士谦是一只狐,正如同许多妖媚香艳的爱情故事那样,他也是位妖修。
  啖人心肉以人精气阳气为食?笑话。

  谁说妖性本淫?

  千百年来,他只动过一次慾念。

  夜凉无风时、青灯古佛旁。
  皎洁的明月正美,温柔如水,林子裡的小妖们开始化为真身,放肆的玩闹。

  那可真是个俏和尚。
  他端坐于佛堂之外,透过缝隙悄悄打量着对方,那和尚的眼睛其实是一大一小,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好皮相。那低沉的嗓音彷佛能安抚性灵,方士谦闭上眸子,突然觉得经文也不是那么的难以忍受了。

  那和尚表面冷淡,其实挺照顾他们的。

  方士谦不只一次看到奄奄一息的小妖在对方经过时疏忽好累许多,可询问之后妖物们却什么都不知道,这使他颇为纳闷。

  「你在这挺久了。」
  这才发现,在他胡想之际,和尚已经念完晚课,伫于佛堂外看着他。

  ……。
  他一时无话。

  「不只一次。」看着方士谦又小又毛茸茸的身子突然一抖,王杰希擒起一抹笑。
  刹那间、梨花盛放。

  「快些化成人罢,小狐妖。」

  若问他是何时恋上的,大抵便是那一笑罢,方士谦没来由的心头一跳,浑身都有些躁热。

  在那之后,方士谦像是着了魔似的,没日没夜的修炼,在快撑不下去之时只要想着王杰希的笑容,他就觉得自己有动力坚持下去。

  等待他的却是那和尚的临死。

  「士谦?」

  他顿了顿,尔后迈步过去,将快无气息的和尚半揽了在怀裡:「你知道我的名字啊……。」

  「嗯。」
  「你……。」
  「士谦。」
  「嗯?」

  这是他第二次在王杰希脸上看到笑容:「我气数已尽……却说因前世业障,我便是七世都活不过而立的。」
  不是自谦,而是在同等地位的「我」。

  方士谦红了眼眶。

  「记住了……切莫作恶、切莫犯杀孽,别沦落到要被不入流之人收拾。」
  「士谦……我来世再来寻你罢,若到时你尚记得我……。」

  他亲眼看着对方嚥气。
  方士谦将鼻尖埋在对方颈子裡,深吸了一口气,尔后抱着王杰希的尸体不见踪影。

  如今的他,早已是一只大妖。
  看着那学士一大一小的眼睛,依旧淡漠高傲的俊颜,方士谦忍俊不禁。

  若到时我尚记得你……。

  夜半时分。

  王杰希疏忽睁开眼睛,他看着站在自己床边的男人,没来由的感到几分熟悉……可他明明是不认识对方的。

  「你!」
  「杰希。」

  正想喊人来把这人赶出去,唇却被堵了住,王杰希又惊又怒,准备把人推开时却感觉到有东西顺着对方的舌滑入。
  温温的,又彷佛带着什么。

  隔天一早,恍惚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,王杰希却一点都记不起来。而妖力尽失的方士谦失去妖格,在成为一直普通的狐狸之前感到和尚的墓前,自尽而亡。

  千百年后。

  他们又重逢了。
  陈旧的命缘簿被风吹动,原本的字不知被什么涂改了,换得一笔娟秀的字迹,上书:「白头偕老」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