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子轩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KD《Who killed Cock Robin? 》

🔸完全架空向
🔸个性崩坏注意,两者都略病娇

  Who killed Cock Robin?

  “I. ”said the Sparrow, "With my bow and arrow, I killed Cock Robin."

  King死了。

  他是被Dump杀死的。

  酒红色长发的男人垂下眸子,手中捧着一束白色百合,他将其放在King的墓前。Dump听到了Joker的怒吼、Queen的哭泣以及DarkEye的呜咽,他感觉到他们用愤怒的眼光看着自己。

  他们亲眼看到子弹穿入King的胸膛,却无能为力。锐利的刀锋当时抵在颈子处,他们只要一个动作,脖颈很可能会被刺穿。

  Who saw him die?

  "I." said the Fly. "With my little eye, I saw him die."

  Dump笑了笑,指尖轻触了触口袋中的东西。

  ——那是一个装血的密封袋。

  鲜红而温热,犹如美丽的红宝石一般,却更加有意义。他嘴唇的颜色很淡,由于唇角的笑靥,似乎添上几抹艳色。

  Who caught his blood?

  "I." said the Fish, "With my little dish, I caught his blood."

  他们帮King穿上寿衣,掘了坟墓让他下葬。

  牧师、执事,火炬於黑夜闪耀的光芒,仿佛为死者指引道路,照亮了生者眼角的泪珠。主祭端庄伫立,抬棺和扶棺者面上是沈重而庄严的尊敬。阴风拂过,叫嚣著亡灵悲哀地哭号。

  赞美诗高唱,凝重的哀悼萦绕。

  端好旭日,丧钟为谁而鸣?

  第二声的丧钟高响,整整一小时的缅怀以及祈祷,清晨似乎为之奉上了名为「惋惜」的薄暮。回音游荡在空气中,无任何共鸣,徒留风刮过的凌厉。

  So Cock Robin, farewell.

  All the birds of the air Fell a-sighing and a-sobbing,

  When they heard the bell toll For poor Cock Robin.

  Dump靠在窗边,钟声一下一下敲击於他心头之上。

  ……King。

  早已冰冷的鲜血,诡谲娃娃正泡於碟中,生命仿佛仍然偾张。娃娃早已全身浸红,嘴角大大地扬起,淡色薄唇轻印於上。

  ——没有人可以抢走我的东西。

  不远处,紫色眸子正看著他。

  鲜血中的娃娃消失了。

  漆黑的蝠翼张开,傲然而高贵,那是多么美丽的身子。那人面上无悲无喜,生前的温柔早已不再,漂亮眸中却是某种不可言喻的狂热。

  眼角下的黑桃印记浓重而暗沉,头上崎角成了扭曲的弧度。他双腿交叠,唇艳红如血,侧过首总算扬起了笑容。

  【NOTICE】

  To all it concerns, This notice apprises,

  The Sparrow’s for trial, At next bird assizes.

  Dump死了。

  他是被Spade杀死的。

  他们没有见到他的尸体,地上那一滩血迹验过后早已昭示了他的身份。他们看到了角落又两只被棉布粗糙制成的娃娃,他们手拉著手,身浸鲜血,却笑得非常开心。

  Spade抱著如今的D,温柔地吻上对方唇瓣。

  ——惟一不重要的是真相。

  你察觉那双紫色的眼眸看了过来,对方莞尔,食指抵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  嘘。

🔸

前几天考试没空码文,迟来的万圣节快乐!
然后这是HE,我想写的是他们用了一种类似巫术的力量,转化成魔鬼,鲜血和娃娃就是媒介。

评论(6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