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恨公子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情、说穿了也只是场劫难。

奈何桥前,孟婆汤的味道冲淡了口中残存鸠酒的苦味,但抹不去胸前那如同朱砂的红印,他手中握着一只染了血的木头簪子。

自己曾发誓来生不报仇绝不休,因此只喝了半碗汤,而孟婆默许,却是叹了口气。

「又是一个傻子……」

手中的染血之物,是当时的定情信物,他不愿死在那贱人故意赐的鸠酒之下,便是直接从发上拆了簪子刺向心窝。

血溅了那黄袍,艳丽的面容染上了疯狂及绝望。 回归现实,空气中散着淡淡酒香。

他猛然睁开眸子,发现自己就这么竟然趴着睡着了,还好除了他以外店里没有人啊……

在这世见到对方,看着那人已经不被权势名利影响的笑容,他突然发现,自己的心中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就这么释怀了?

他不敢置信,但只是扯了扯唇角,而后转身离去。

再说到那酒香,他其实不怎么喝酒的,可是有个非常奢侈浪费的坏习惯。

自己喜欢在美丽的夜中斟一杯酒,却只是放在一旁,嗅闻着美酒清香,也不去碰它,到睡前便直接舍去。

友人曾念叨了无数次,但他充耳不闻,仍在晚上悠然的斟酒、然后倒掉。

不过呢、自己是更喜欢烟草的味道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