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恨公子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【夜青】但愿人长久

一直不会写他们的个性,可是又很喜欢这对,便尝试落笔了,写得不好请见谅。 (掩面)
非常无耻的加了博晴,虽然它只有最后一点点……

「夜叉。」

  清风抚上枝头,吹落一地盛放的桃花,同时也带来了呼唤自己的声音,在树上小憩的恶鬼打了个哈欠,侧过身子懒懒的看向树下。
 
「阿爸,你……」话未毕,他顿时怔住,胸膛上的三叉戟掉落,被一双素手稳稳接住。

  惊讶过后是喜悦及那张狂的痴迷,晴明甩开了纸扇,一双狐狸眼弯起,丢过一句“你们好好叙旧”便离开了。

  树下那妖仍是一贯的淡雅,秀而不媚,清而不寒,却带了些不可高攀的冷冽及漠然,茶白色的长发随风拂起,衬得眼下妖纹更是艳丽。

  他一手拿着夜叉的三叉戟,另一手持禅杖,抬眸看了树上的恶鬼一眼。

  「打算在树上待一辈子?」

  下一刻,身子被紧紧抱住,青坊主也没挣扎,感觉到对方颤抖的身体贴着自己的,鼻尖埋在颈窝处,像是要把这几日的不安及无力全数溶于两妖的体温。

  原来……夜叉也会害怕。

  唇角眉梢间沾了些温度,青坊主抬手,搭上对方揽住自己的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

  这一笑也使夜叉看呆了眼,如沐春风兴许是指这妖僧的笑容吧?他想着,倒是有些心猿意马了。

  那双眸瞳此刻不见戾气,反而是满满的痴狂迷恋,接着弯起,他垂首吻上怀中的青坊主,对方倒也没推拒,淡樱色的唇微启,承受着夜叉的爱意及占有。

  理智线“啪”的一声断掉,打横抱起怀中妖僧,夜叉低笑着大步走回房间。

  「本大爷好久没碰你的身体了,不知是否同之前一样敏感呢……」他的笑语被风拂乱,却吹不散两妖相遇时交织的幸福。

  隔壁寮的童男稍来了一封信,晴明阅毕失笑,提笔着墨,接着让他带回给博雅。

  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”   

  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  不求生离死别的轰烈,也不需万人景仰的骄傲,那细水长流的情丝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?

  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评论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