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子轩

灣家人,文筆有待修煉,請多多指教。

頭像來源:

涂鸦

Pixiv ID: 57519357
Member: 皖妗雨

【博晴】

某日睡前灵光一闪匆匆码的,没剧情没后续没文笔,也没有R18,因为我码完就扑床了。(正色)
第一人称真难……

-  

  我是安倍晴明,正确来说、是个脸黑的安倍晴明。

 几个月以来寮里没有半只SSR,碎片也只有一片青行灯的毛,你说这还不算太非?呵呵,哥十一蓝票全是R。  

  ……我合理的怀疑这是伪装成蓝票的厕纸。

 抽到最后自己也麻木了,随便画个五芒星后率领着主力式神去打蛇,一天就这么平安的过去了。   

  然后就在某一天,隔壁搬来了一位用弓箭的小哥,他说他叫源博雅。   

  我应了一声,而后回去给萤草扎头发,自从觉醒后她头上就长了两只角,每次自己扎都会刺到手。   

  日子也没什么太大的改变,我继续过我的非洲生活,偶尔和隔壁邻居一同去洒豆子,一切都非常美好祥和。    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。   

 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盈月高挂,洒落一室清辉,半梦半醒间突然感觉到颈侧麻痒,身体竟然微微的在颤抖。   

  瞧见面前的景象我是立刻惊醒,衣衫早已褪下,被随意丢弃至一旁,那人正在啃咬我的颈侧,单手环着腰际,而另外一只手色情的揉捏着臀部。   

  先是一怔,而后连忙伸手想去推开他,奈何力气不够,对方又像失了理智一般。   

  似乎是发现我想喊人,他捂住我的嘴,身体前倾含住耳垂,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,而后继续抚弄这副身躯。

  长年不见天日的白皙肌肤渐渐透出嫣红,与理智背道而驰,身子颤着渴求更多快感,对方像是著魔了一般,动作愈来愈肆意张狂。   

  窗帘随风扬起,掩去这无尽春意。

评论(3)

热度(32)